HARU

=赤西遙

用真心换真心

weibo:HARU的价格是9磅15便士

【胜出】违禁品 04

半泽火腿子:

*扫黄特警咔x娼妓久,有ABO元素


*请点击BGM配合食用,双倍愉悦


*前面三篇也重新配了音频,有兴趣可以回去听着吃(尤其是01,双倍刀子的极致享受)


*BGM:Hole Drop


*前篇:010203





入夜后的涉谷完全褪去白天疲软的外壳,尤其是霓虹闪烁的地下街,即使过了零点依然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每每到了午夜时分才真正焕发出生命力。

各处都有穿着艳丽衣裙挽着松散的发髻的妩媚女子和借夜色藏匿身份只为寻欢作乐的男人,黑暗小巷里诱人窥探的低吟粗喘,小酒馆朦胧灯光下的杯盏交触。
爱情旅馆的房间一间间被点满了昏黄,薄薄的墙壁就像情趣一般彼此传递出欢愉的声浪。


爆豪胜已在充满了整条地下街的淫靡气氛里眉头越皱越紧,戴上蓝牙耳机打开了接收开关。


「1号,我是0号,听得清楚吗?」
「0号,这里是1号,十分清楚。」
「你们在后街待命,我去探路,这次行动不可以打草惊蛇。」
「是!0号,你要加倍小心。」

「总署对我写的调查报告有回音了吗?」
「已经得到批准随时可以派遣特警队伍增援,上头已经下了决心。」
「那就好。」

「开启微型摄像,我进去了。」
「已开启,祝您任务顺利。」


爆豪深吸一口气,一步迈进了涉谷黑暗面的地界。从这一刻起他的所有举动都将落在各个势力的视线范围内。

其中自然包括了隐藏实力最强的【吉原】。


「废久,我来找你了。」


他无声默念了一句,暗红的眸子意味不明地眯了眯。躲藏在暗巷里蠢蠢欲动的妓女看到他毫不掩饰的眼神立马伸手拦住了身边的同伴小声耳语。没有人敢纠缠上来。

能在底层的弱肉强食中存活下去的人都有着动物般的危险直觉。

她们从这个男人身上嗅出了危险的气味。



而在自己的阁楼里洗完澡准备睡觉的绿谷出久手机屏幕亮了亮,他皱皱眉正打算忽略那条妄图打扰他睡眠的讯息,最后还是下意识瞥了一眼。

而正正是这无意的一眼让他愣了神,旋即绿谷就舒展开了眉眼。

他真心实意地笑了。

应该可以说是这操蛋的一天里最让他感到开心的事情。


「小胜终于来了吗。」

迅速翻身下床重新穿衣服。又分神拿起手机回了一条短信——


「盯紧他,不要轻举妄动。我马上就到。」



------------------------------------------------------------------



爆豪胜已,雄英警校的年度优秀毕业生,进入警队仅仅三年就被举荐成为特警组扫黄队队长,打击的窝点和处理的案件成功率更是大大超过了警队中特警组里的优秀水平线。

没有人知道他如此拼命工作破案飞快升职的核心原因,当然也不需要知道。警察署的金字塔体系只需要他们懂得听从命令就行了。


爆豪是在三个月前接到了警察总署的秘密命令———
潜入搜查涉谷地下街红灯区。

上层对这一份档案的描述十分隐晦,能告诉他的讯息少之又少,只隐隐约约提到了由涉谷妓院联合主持的拍卖会,其余全是让他自由搜查。他们给予了他最大的自由搜查度,限期是六个月。

授予的命令是获取拍卖会的客人名单以及幕后操纵者的讯息。


爆豪花了三个月去搜集涉谷地下街资料,出乎预料的是搜查工作举步维艰几乎一无所获。他刚刚调到这一带的管辖区就发现涉谷地下街的势力范围壮大到了能干涉警察搜查的地步。

由此也就能理解为什么本地警察局掌握的讯息如此的稀少单薄。

目前唯一已经得到的情报只有涉谷地下街的几大势力分布:黑道代表的冈田,酒店街管理人的饭岛,以及最大的涉谷风俗业经营者——大先生。


警察的直觉告诉爆豪,大先生所经营的占据地下街70%盈利额的【吉原】娼妓楼,是这次搜查最有可能的线索来源。

一个月前他带领自己的人瞒着涉谷警方独自捣毁了吉原势力下的一间无执照成人用品销售点。

也就是在那一堆DVD里找到了由绿谷出久主演的系列“电影”。


———“电影”。


爆豪胜已第一次如此痛恨这个词。



-------------------------------------------------------------------



凌晨1点10分,正是吉原最热闹的时候。




所有出台的“色子”,最低贱的娼妓都在栏杆后花枝招展地向路过的男人抛媚眼。

绿谷出久站在二楼的观望亭,身上是靛蓝色点缀着海浪暗纹的和服。此刻的他默不作声看着楼下熙熙攘攘的街道,手指微微扣紧朱红色的壁栏。

他在等。


手机终于响了———



「喂——」

「绿谷先生,'警犬'已经巡着气味店门口了。」
「你们正常接客,如果他要点人,尽量不动声色地带进来。」
「可是万一对您不利——」

「我有分寸,照办吧。」
「是!」


绿谷整理了一下纹丝不乱的衣服,对着镜子揉了揉脸。他今晚没有化妆。
对象是小胜,不需要他拿出对待客人的那一套。
连假装的虚情假意都不用。


等待的时间似乎过得异常缓慢,秒针一下一下在走,房间里安静得只有钟表的声音,和绿谷刻意压低的呼吸。他摸出了腰封里预先放好的匕首,反握住令刃尖紧紧贴着手臂。
他听到自己的心跳有点快,藏在门后并不是一个好主意。他打开门锁,用梳妆的小镜子抵在门边。那个特殊的折射角度可以看到走廊的铜镜。

然而并没有人。


时间也许过得太慢了。他明明就在二楼,就算用爬的也不需要这么久吧?
绿谷努力保持冷静思考,心脏却不听使唤地越跳越快——

爆豪胜已就是他的引爆点,无论过了多久都能轻易摧毁他的理智。

绿谷自嘲一笑,小心翼翼推开了门。


走廊里空空荡荡,鲜红色的地毯上丝毫没有人行走过的痕迹。
他特意吩咐把地毯弄湿,结果却只有自己残留的鞋印。

难道爆豪没有上来?
不,爆豪胜已从来不是临阵退缩的人。
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

绿谷骤然绷紧了神经,小心提防每一个可以隐藏的阴影角落,他现在还不能弄懂爆豪是如何不留下脚印过了走廊,但那个人一定会在这里。

鼻腔里似乎嗅到了什么味道。


辛辣———

是Alpha的信息素。



绿谷的身形迅速一矮,抬手用匕首格挡住上方的攻击,却由于冲击力被迫摁倒在地,混乱之间匕首被对方劈手夺走甩开,双方皆是赤手空拳在地上缠斗。
那人双臂结实有力,欲要把绿谷的手反扭过身后制止他的行动,然而绿谷的搏击术并不弱,双腿反剪向对方的腰一记拦腰擒抱把人摔在地毯上。



明明不是坚硬的地板,那人却躺倒在地毯上不再动弹。绿谷稍稍平复了一下紊乱的呼吸,小心翼翼伸手去摘那人的黑色头套,

手刚伸到一半就被死死扣住,绿谷正觉得不妙,迅速抽身企图后退,对方的速度却是比刚才的缠斗几乎快了一倍,简单一扯一收就把他压制在地上。


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体术,这个人一开始明显就在放水。

身后传来布料轻微的摩擦声,绿谷的耳朵马上捕捉到另一个略重的呼吸声。
原来对方一直戴着头套屏息隐藏,还是不接触地面从天花板的装饰横木悬挂攀爬过来。
怪不得起自己没有发现任何踪迹。

绿谷的心悬了起来。

这时对方终于开口——


「过了七年,你还是这么弱啊。」
「混账书呆子。」


「......」
「小胜?」


身后的人俯下身压在他耳边,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耳廓敏感的皮肤上。主动释放的信息素迅速包裹了过来。


辛辣的味道在煽风点火。

本来还硬着身子抗拒的绿谷出久一瞬间软了腰。


温热的吐息打在脸侧,刺刺的头发扎得脖子麻麻地痒。爆豪的声线既熟悉又陌生,紧贴在耳边被压低的磁性嗓音此刻仿佛调情一般暧昧。

绿谷知道自己的脸一定很红,他甚至已经下意识颤栗起来。


「喂,废久———」

他听到那个人说,


「七年的账,我慢慢跟你算。」



TBC


 


 




 

评论

热度(1143)